【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又仔仔细细地翻找一遍,我忽然冷静下来,停下所有的动作,也包括对司徒月的。

   司徒月木木地盯着我,不说话,我不敢看她的眼神,“月月,没有安全措施,我看还是算了吧。”

   说着,我拿过座后的矿泉水,拧开就要往头上交,此刻的司徒月只剩下针织衣遮掩,对我而言诱惑力不是一般的大。

   瓶盖还没拧开,司徒月就抢过去丢到后排,她说:“喝醉那回也没有啊。”

   “可这次不一样。”车里狭小,我活动都不太灵便,实在不敢跟她冒险。

   司徒月继续吻我,“罗阳,没什么不一样的,爱我好吗?”

   我回头看一眼后排,抛掉最后一丝犹豫,当即把头埋过去,回应她的温柔。不时,车内逐渐升温,还有淡淡的喘息声。果不其然,位置太狭小我根本活动不开,不小心全弄到里面,根本避之不及。

   我想冷静冷静,就摇开车窗点支烟,却忽略了司徒月,她猫在我身上几乎一丝不挂,开车窗时她明显蜷缩了下,但她没有说什么,没有呼“冷”也不让我关窗,我是感受到她的蜷缩之后,我再快速吸几口赶忙掐灭,顺便把窗户摇上。

   用矿泉水漱漱口,我捧着她的额头亲一口,说出那句在心口徘徊许久的话,“月月,今夜就是我的天使!”

   “那我真的很荣幸,真的!”可能是有过了肌肤之亲,她不再像之前那么害臊。

   回到枫桥,司徒月并没进我的屋,她要住客房,在郊外发生了关系之后,我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小姨曾跟我说过,男人对女人,要不就不去沾,沾了就不能做无情之人,她说,人要是无情过了头,是要遭人戳脊梁骨的。

   治愈系清纯靓丽女孩居家图片

   所以,从回来我就在想司徒月的事。

   没过多久,司徒月发来一条微信,她说睡不着,问我睡了没有。

   我说没睡,她问我要不要聊一聊,我回她“可以”,就问她,“是我过去,还是过来?”

   “还是过来吧,客房也不小。”司徒月发来这样一段语音。

   我听完语音,下床找一套小姨做的睡衣穿上,然后拿着手机往客房去,路过冷月房间时门突然打开,冷月穿着一套粉嘟嘟的睡衣靠在门口,认识这么久,这是我见过她最女人的一次。

   她懒洋洋地靠着门,问我:“是要寻欢去吗?”

   “就是聊聊,聊聊。”我尴尬地回应一句,然后落荒而逃,不知咋地,被冷月撞到后我挺不自然的,实在是有点不应该。要知道,我以前最不怕的就是冷月,刚认识那会儿她非要跟着我,我还刻意当着她的面跟贝贝或者晶晶亲密,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在她面前不自然的,这一次,我是真的说不上原因。

   司徒月见我像賊似的溜进来,聪明如她很快就看出问题的关键,“她们看到了?”

   “嗯。”我木木地点下头。

   司徒月问:“那还进来干嘛,假装去卫生间,然后回去知会我一声就行了呗。”

   Z更‘新最快5上7

   我坐到床边,揽揽她,“我这不是怕失望吗?”

   “别,我没想得那么小气,再说,微信聊天也行啊。”司徒月笑笑,同时依偎过来。至于我过来她开不开心,这个答案只有她自己知晓。

   我正准备脱鞋上床,却看到她膝盖处的破洞,在郊外逛一趟,这脚蹬裤是彻底报废了,忽然想起什么,我站起来说道:“等会儿,我马上就来。”

   “干嘛去?”

   出门之前还听到司徒月的询问,我悄悄溜到冷月门口,伸手敲了敲,不一会儿门就开了,粉嘟嘟的冷月出现在我视线中。

   我冲她挥挥手,“嗨,还不睡?”说着就要往里挤。

   冷月横在门口不让我进去,她说:“来做什么,如果来收买我的话,请回去,我是坚决和腐败之风作斗争的。”

   “以咱俩的交情,用得着收买吗?”其实我心里不这么想,我想的是这话谁说都不差,她说出来就有点搞笑了,还说什么坚决和腐败作斗争,呸,她收的小吃还少吗?可别说小吃不归为受贿的类型这种话,只要她收了,就是“受贿”。

   冷月轻哼一声,“别套近乎,我跟朝三暮四的人没交情。”

   “……”

   我知道强闯是闯不进去的,恐怕还会把叶洋君和艾米给吵醒,就想了个招,在她耳边低语一声,借着走廊的灯光,我清晰地目睹了冷月脸色变红的整个过程。

   我跟她说的原话是:喂,大晚上不睡觉,不会是一个人在偷看小电影(当然我问她时用的是学名)吧?说这人,看可以,但偷看就有点小气了吧,哦,这玩意是们岛国制作的,了解的肯定要比我多,有没有好的资源,给我推荐推荐呗!

   冷月差点没大声吼出来,“我没看!”

   我伸出食指晃了晃,淡淡地说:“我不太信。”

   结果,她扯着我就进去了,非要给我证明。虽然她武力强,但我想进她屋,也就动动嘴皮子功夫。

   冷月把手机打开,是酷狗音乐见面,听的是凉凉,还是单曲循环,一看这我就知道他最近追什么剧了,我倒是没追,可这首歌真是走哪儿哪儿在放啊。

   “看完了吧?”

   我不解地看她一眼,“嗯。”

   冷月就说:“那请把刚刚污蔑我的话收回去。”

   “怎么收?”

   冷月声音大了几分,“收不收?”

   “收是收,但关键怎么收?”话都说出去了,那和泼出去的水一样,我蒙了,真不知道怎么收。

   “欺人太甚!”

   冷月的拳头眼看就要砸过来,我心道一声“拼了”,然后喊出来,“我收回。”

   小拳在我鼻子前停下,冷月推搡着我,“我证明完了,现在请出去。”

   眼看要被她推出屋,我当即说明来意,“别介,我有正事。”

   “都说了,我坚决和腐败之风斗争到底。”

   “不是收买,我是找借条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