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龙青枫的嘴唇,双手,乃至全身,都不停地颤抖。

   “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这样会让她流产,我绝对不会推她。”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因为一条小生命,已经因为他的不小心而消失。

   等待的时候,夏悦晴给还不知情的甄双燕打了个电话,她简单说了一下孩子没了的事,甄双燕一听,立刻说自己赶过来。

   等她到达医院,才知道来龙去脉竟然是龙青枫造成的,当即甄双燕的一张脸彻底沉了下来。

   “好,既然龙先生早就想除掉以宁肚子里的孩子,今天总算是如所愿了。”甄双燕说这番话的时候,眼底满满的都是讽刺。

   龙青枫满脸苍白,却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对不起……”最后,只能无力地说出这三个字。

   “不需要跟我道歉,这也算是以宁自作自受,只是今天开始,和以宁就算是两不相欠了。”甄双燕冷冷地说。

   龙青枫满脸颓败,不敢反驳。

   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

   “现在可以回去了,这里不需要。”甄双燕冷酷地下达了逐客令。

   她明知道龙青枫此刻有多愧疚,却不愿意给他任何悔过的机会。

   闻声,龙青枫才鼓起勇气抬头,夏悦晴却没有看他所在的方向。

   最后,他黯然离去。

   甄双燕和夏悦晴也跟着走出病房,一出来,甄双燕立刻恨恨地骂。“没见过这么狠心的人,再不济这孩子也是他的骨肉,就算是以宁自己用计怀上的,也不能这样残害一条生命吧?”

   原来刚才甄双燕的冷静都是装的。

   其实她怕是恨不得冲过去跟龙青枫动一回手,只是念及里面的夏以宁,才忍住了的吧?

   夏悦晴轻拍甄双燕的后背,柔声安慰她:“姨妈,您别生气。”

   “我怎么能不气?这种男人,不管是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合适。”她气得口不择言。

   直到这句话脱口而出了,甄双燕才觉得不妥,有些惴惴不安地看夏悦晴,生怕揭起了她的伤疤。

   夏悦晴莞尔一笑,“姨妈,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跟龙青枫早就分手了。您要担心也是担心以宁才对。”

   “能从这件事里走出来就好,我还怕……”甄双燕叹了口气。

   没有吊死在一颗歪脖子树上,说明小悦的目光还是不错的。

   偏偏以宁那个死心眼,却什么都听不进去,最后任由龙青枫这么作践那个孩子。

   过了一会儿,夏以宁醒过来,惊动了她们。

   这下甄双燕也顾不得和夏以宁置气了,满脸关切地问:“感觉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先喝点水。”

   说着,给夏以宁倒了一杯热水,夏以宁却神色呆滞,怔怔地抬手摸着自己的肚子。

   孩子没了,她清晰地感受到了。

   慢慢的,夏以宁的眼泪滚了下来。

   这一幕,看得人异常心酸。

   甄双燕怒其不争,“孩子是被他的亲生父亲给杀死的,父亲都不喜欢他,还在这里哭什么?没有本事的女人,才会用一个孩子去绑架一个男人。”

   而更惨的是,夏以宁虽然怀上了,却没有绑住龙青枫,这才是最可悲的地方。

   对于甄双燕的呵斥,夏以宁却只字不回,只是满脸的绝望。

   过了不知多久,她才呆呆的抬头,不经意发现病房里除了甄双燕之外,还有一个人。

   夏悦晴!

   夏以宁的眸心微微一缩,等夏悦晴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病床上的夏以宁忽然跟疯了一样,冲了下来。

   抬手,对着夏悦晴的脸就是狠狠的一个巴掌。

   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直接将夏悦晴打蒙了。

   “都是!”夏以宁声音嘶哑地吼,一双眼睛迸发出凛冽的恨意。

   “如果不是,青枫哥怎么会这样对我?我的孩子怎么会没有?都有男朋友了,还不安分守己,一遍勾搭着的男朋友,一边吊着青枫哥。夏悦晴,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这么表?这么水性杨花?”

   她仿佛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这番话脱口而出。

   夏以宁这一巴掌用了全力,尽管她刚刚做了流产手术,但是力气依旧不轻。

   当即,夏悦晴的脸就红肿起来,瓷白的皮肤上留下五个深深的手指印。

   “夏以宁,疯了?”甄双燕呆了几秒,才猛然回神。

   “对,我就是疯了,被她逼疯的!”夏以宁恨恨地指着夏悦晴,恨不得还要冲过去甩多两巴掌。

   “啪……”甄双燕一个耳光甩过去,力气比夏以宁的更大。

   直接将她打得脸偏向另一边,嘴角当即溢出血丝。

   这一举动,不只是夏以宁,就连夏悦晴都惊呆了。

   “姨妈,您怎么跟她动手?”夏悦晴震惊地问。

   虽然夏以宁确实很该打,但念在她现在刚刚小产,这一巴掌无论如何也不该打下去。

   甄双燕被气得浑身发抖,“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瞧瞧她说的都是什么话?不知廉耻的是谁?现在被负心汉害成这样,就拿别人撒气?这么有本事,怎么不跟龙青枫算账?”

   这一次,甄双燕早就被女儿的行为给气得理智全无了。

   她指着夏以宁咬牙切齿,“我念着已经是大姑娘了,没舍得动手,只是今天的行为太过分。自己做错了事,却从不知道反思,反而只会一个劲的责怪别人。”

   过了好半晌,夏以宁才回过神,捂着自己的脸嚎啕大哭。“打我?竟然打我?到底记不记得,我才是的亲生女儿?”

   “夏悦晴比我贴心是吗?所以宁愿选择她才是女儿?所以觉得我丢人现眼了?”

   “从小到大都偏着她,现在我流产了,还跟我动手,到底是不是我妈?我该不会是垃圾桶里捡来的吧?”夏以宁往后退了一步,愤怒地吼出声。

   甄双燕沉着脸,“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八道吗?的心完全偏向夏悦晴了,她只是姓夏,冠了我爸的姓。她爹妈早就死了,死了知道吗?”

   “闭嘴!”甄双燕抖得更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