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这我我不是故意的”

此刻,刺剑的妇人露出慌乱之色,先前狰狞的面容,变得铁青,因为,她感觉到,四周有至少二十道目光,正对她露出恨意跟敌视。

来之前,每个人都清楚,绝不能伤害到贝贝,一定要确保她无损。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那个计划

要不是这样,赫连树静也不可能从京城一路逃到藏北,就是因为这群人投鼠忌器。

“这该死的贱货”

那个与赫连树静过招的老人,再也没有先前的风度,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起来,直接扔出龙头拐杖,狠狠砸在了这个妇人的肚腹。

这妇人遭到老人的含恨一击,当场发出惨叫,半空中撒下一片鲜血后,重重的跌倒在十米开外的雪地中。

“姐姐”

贝贝虚弱的声音响起,赫连树静看着贝贝被利剑刺穿的小手,眼睛泛红,她想要把插进贝贝小手的利剑拔出,可是,她使不出力,更不敢解开包巾。

“忍一下,姐姐带离开这里。”赫连树静艰难的咬牙站起,她冷漠的盯着试图靠近的一群人。

纯真容颜女生的纯真姿态

“别冲动她现在需要治疗”

“把她给我放下,不然我杀了”

“把人放下,我们不为难,快点”

一群隐武者都急了,对他们来说,贝贝就是打开宝藏的钥匙,一旦这把钥匙折断,那么就等于,他们将错失一笔天大的宝藏

人性都是贪婪的,他们绝不容许这柄钥匙断掉,就连那个老人,眼中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冷冽。

他们的想法很一致,绝不能再让赫连树静带着贝贝离开这里,万一这钥匙真玩完了,那对他们来说,跟天塌了没任何区别。

“姐姐,贝贝不疼。”怯怯的声音响起,贝贝睁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围堵赫连树静的一群人。

她的目光透着不舍,但还是壮着胆喊道:“让姐姐离开,贝贝留下来。”

“听到没有赫连树静,把她放下,这是她自愿的”

“对,把人放下,不然我杀了”

面对一群人的逼迫咒骂,赫连树静依旧冷着脸,沉声道:“休想,什么叫自愿这是们逼的。”

“姐姐,我”

贝贝想说什么,但赫连树静忽然道:“想不想再见到哥哥呀”

贝贝原本怯怯的目光下,猛地闪过异彩,点头道:“想。”

“那就不要放弃,姐姐一定带离开这。”

“恩。”

贝贝乖巧的点头,忽然,她眼皮子抖了抖,小脸出现了困乏:“姐姐,贝贝困了。”

“困了就”

赫连树静正要安慰贝贝,事实上,她也没一丁点信心离开这里,可是,这并不表示她就会因此放弃。

别人不清楚,难道她还不清楚,一旦将贝贝交给这些人,最终的下场会是什么吗

只是,先前受的伤,让她猛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

“咳咳咳”

无力的趴在地上,赫连树静异常虚弱,不过毅力终究战胜了肉体的伤痛,她咬紧牙关,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清醒。

只是,她能做到的,也仅仅只是不让自己昏过去,面对那些试图靠近的各家族高手,她无法使上气力阻止。

“嘿嘿,钥匙是我的了。”

这个秃顶男人一脸兴奋的,就要去抓近在咫尺的贝贝。

赫连树静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可因此牵动伤势,忍不住再次喷出一口血,此刻,目光露出焦急与绝望。

“把的脏手拿开。”

一个声音响起,立刻引起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这个声音由远及近,如同一阵魔音般嗡嗡嗡的持续着。

即将陷入沉睡的贝贝,迷迷糊糊间想要睁开眸子,可强烈的睡意袭来,让她连跟眼皮子斗争的气力都没有。

只不过,她在沉睡的那一刻,嘴角微微动了动,同时,还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

因为靠得近,无论是赫连树静,还是这个暂时停手的秃顶男人,都听到贝贝的喃喃语:“哥哥”

赫连树静摇了摇舌尖,猛地清醒过来,她的目光出现了些许不可思议,抬着头,立刻就看到,一道身影就立在她眼前。

“”

秃顶男人感觉到探出的手被钳制住,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怒了,可是,当他触及到这个人的目光后,他有种跌入寒潭的冷意。

这目光,压根就不是人类该有的

“滚”

随着这透着暴虐的声音响起,只见这个秃顶男人,如同一条死狗般,直接被一脚踹飞,雄浑的脚力,让这秃顶男人在半空中连连吐血,等狠狠砸在雪地时,他浑身不断痉挛,每一次痉挛,嘴角都会不要命的溢出血水。

好狠

在场目睹这一幕的人,无不脸色巨变。

可是,真正脸色狂变的人,无疑是昔日与杨宁打过交道的司徒翻云、司徒覆雨等人。

“他怎么来了”

司徒翻云眼珠子都瞪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他这辈子都不希望再遇到眼前这家伙。

试问,一个具备天罡实力的人,在如今的隐武界,就算不能纵横,也完可以呼风唤雨。

跟这种人斗,怎么死都不知道

“哪里跑来的毛头小子,给我滚远点”

一个自恃实力的中年人,冷哼中杀来,被杨宁一脚踢飞的秃顶男人,正是他的徒弟。

徒弟被人当面打伤,作为师傅,颜面何在

杨宁冷冷的看着这中年人,低声呢喃:“模拟剑离百分百能力”

杨宁有种感觉,他仿佛置身在一处千年不化的寒潭底,但这只是肉体的冷意,真正的冷意,源于他的心神。

尽管,因为剑离的思想渐渐掌握他的身体,但杨宁却没有浑浑噩噩,相反,他感觉异常清醒,甚至于,这个中年人的每一个动作,他都能清清楚楚的捕捉。

更诡异的是,杨宁觉得,这中年人浑身上下,竟然有成百上千的破绽

甚至,杨宁有一种感觉,杀这个男人,仅需一剑

这种庞大的自信,让杨宁忍不住想要尝试这种感觉,可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并不受控制。

杨宁的这种变化,除了他本人以外,最感同身受的,是咬牙坚持着的赫连树静。

此刻,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宁,眼中出现了浓郁的古怪与茫然。

因为,她在杨宁身上,竟然捕捉到了些许忘情剑的气息,甚至,她敏锐的察觉,杨宁的气息,正有掺杂着一种令她不寒而栗的冷意

这种冷意,赫连树静立刻就断定,这是忘情剑的核心

“这是怎么回事”赫连树静盯着杨宁的背影,心乱如麻:“不可能,除了我,不应该再有人修炼忘情剑的”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