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好大的口气!

竟敢说屠了这座岛上的所有人!

这一刻,稻田海想仰天大笑,嘲笑杨宁的愚蠢跟自大,可他还是冷静下来,对待一个疯子,就不能被疯子的思路绕着走,这样自身的智商也会被无限拉低,这是不可取,更是会闹大笑话的。

“怎么?不信?”杨宁微微一笑:“还是想要反悔?”

“我稻田海虽说穷凶极恶,但还是很守信用的。”稻田海冷冷的哼了哼,然后道:“我也承认,确实够疯癫,但我断然不相信,能屠了我这座岛,坦白说就算是内阁政府,都没胆量说这句话。”

“我跟他们不一样。”杨宁摇头。

“哪不一样?只是一个人,但他们却代表着一个国家,确实跟他们不一样,彼此相差的实力太悬殊了。但他们况且不敢夸这海口,却敢,我真不知道该说无知,还是狂妄。”稻田海大笑道。

杨宁目光一寒,这一幕,也恰巧被稻田海捕捉到了,他原本稍稍放缓的神经再次绷紧,同时也暗骂自己糊涂了,明知道面前这个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干嘛还要吃饱了撑的去激怒他?

当然,稻田海自始自终都没想过放杨宁活着离开这座岛,他只是承诺他的人不会去华海,说起来这无伤大雅,反正在华夏,他也没什么业务往来。

再说这只是口头承诺,真与利益牵扯起来,甭说口头协议,就算是白纸黑字都能不作数。

信守承诺?

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

那是一群玩政治的伪君子标榜自己的,在一个病态的国家里,稻田海的人生准则只有一条,他可以信任自己的国家,但他绝不信任政府那口是心非的嘴脸。

“看来,我可能要对费一点时间了。”杨宁喃喃自语。

“想干嘛?”稻田海暗暗退了半步。

砰!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阵爆破声,紧接着,就是水溅声。

稻田海不可思议转过身,看着如同被炸弹炸过的池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紧接着,他豁然转身,看着杨宁摊开的五根手指,确切的说是右手,下意识的就咽了口唾液。

“是隐武者!”稻田海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喊出来。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杨宁微微一笑:“如果我愿意,半小时内,我能将这座岛,杀得鸡犬不留。”

“我信!”

稻田海这一次是没有迟疑的喊出来,因为,在杨宁说完话的那一刻,一股惊天的气息扩散而起,他身边也养着好几个隐武者,包括他的副手伊藤次岱。

对于隐武者,他可谓是如雷贯耳,但感受着杨宁身上散发的气息,他很清楚,杨宁比伊藤次岱强,而且强得不是一点两点!

这是一种直觉!

当初,伊藤次岱就提起过,若有朝一日,遇到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那么一定不要激怒对方,因为那样的人,绝对是站在这个世间金字塔般的存在,一旦得罪这样的存在,就算整个赤军,可得跟着一起倒霉。

所以,稻田海这一刻之所以把姿态放低,就是知道,眼下激怒杨宁,或者跟杨宁对着干,那吃亏倒霉的绝对是他自己!

“记住说的话。”杨宁手中忽然多出一颗白色的药丸,不等稻田海反应过来,直接将药丸强行塞进稻田海的嘴巴里。

“给我吃了什么!”稻田海惊叫道。

“放心,只是一种毒药。”

“毒药?”

看到稻田海面露惊悚,杨宁摆手道:“放心,只是慢性的。”

“那也是毒药!”稻田海脸色铁青一片:“快给我解药!不然,我就…”

“要干什么?”杨宁不冷不热的问了句。

稻田海脸色更青了,甚至还出现了些许紫色,显然被郁闷得够呛,面对一个人来疯,偏偏极为耿直,更重要的是还惹不起,说能怎么着?

“每三年,这种毒药会发作一次。”杨宁平静道:“只要在三年内服下解药,那么就能又熬个三年,依次类推,只要老老实实的信守承诺,我也不为难,每隔三年,都会让人给送解药的。”

“当真?”稻田海沉声道。

“我如果要杀,觉得需要费这么多功夫吗?”杨宁反问一句。

这一刻,稻田海沉默了,良久,他转过身,直接跳入泳池,同时喊道:“送客!”

依着稻田海的脑子,像这种枭雄,绝不会不在乎他自己的小命,眼下也会变得老实,至少不敢再让人在华夏活动了。

当然,也不能不防着点,杨宁之所以没有除掉稻田海这个隐患,无非是担心赤军后续的报复,而且也不清楚,稻田海到底在华夏安插了多少人。如今,他确实得重点盯梢稻田海,搞清楚对方的其他据点,安排在华夏的眼线,之后,才是最适合找稻田海清算的。

杨宁没有选择回华夏,而是继续搭乘着货船,朝着岛国的方向东渡。

船上,除了杨宁跟上川真司,还有着军九处的几个好手,以及被他们请来的水手跟船长。

大概一天后,杨宁这艘船,开进了横板县。

横板县,属于岛国最大的港口之一,这里每天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货船卸货,同样的,也会把本国的货物,输送到周边各国。

港口的海关人员对杨宁这艘船进行了严密的检查,虽说是合法船只,但船上竟然没一丁点货物,连水手跟船长都交代是被人雇佣的,好在,上川真司直接亮明身份,并且跟海关总署的署长联系,这才结束了一次严密的排查。

“咱们当初说好的,会放我离开。”上川真司望着杨宁,没得到杨宁的允许,他不敢擅自离开。

“我一贯信守承诺。”杨宁微微一笑,同时,掌心出现了一粒白色的药丸。

看到这粒药丸,上川真司脸色立刻阴晴不定,他当然认识这粒药丸,就是昨天硬塞进稻田海嘴巴里的那种慢性毒药。

看着杨宁似笑非笑,且一点不着急的神色,上川真司最后暗暗叹了声,从杨宁掌心抓起那颗药丸,然后当着杨宁的面,直接吞服到肚子里。

“现在满意了吧?”上川真司盯着杨宁。

“恭喜,自由了。”杨宁笑道,还伸出手。

迟疑片刻,上川真司也伸出手,与杨宁的手握了握,然后道:“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当然。”

杨宁耸了耸肩,然后,他与军九处的一些人,目送着上川真司消失在人群中。

“长官,咱们接下来上哪去?”有军九处的人问道。

“这里是岛国,对不对?”杨宁笑眯眯道。

“对。”

一群军九处的人不明所以,只能不断点头。

“好,那咱们今日不谈国事,只谈风月。”杨宁大笑道:“走,散心去,今儿咱们就好好旅游一番。”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