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时做成桂花饼。”叶青凰一边腌渍桂花一边解释。

   “咱们一次摘了这么多桂花,但一天用不了多少,又放不了太久,做成桂花酱就能放很久了。”

   “但是桂花酱又不好做桂花糕,但是做成花馅糕点,还是方便的,只是这饼子比绿豆糕要大,卖一文钱怕没什么赚头。”

   “那就两文钱一个嘛,包还要两文钱一个呢。”

   叶子皓连忙说道,想了想又支招。

   “不知道要腌多久,若是能和桂花糕一起买最好,让客人多个选择。”

   “那恐怕难,怎么也得要几天吧,不过到时候桂花残了,咱们有新品种上市,也不错。”

   “好,到时看看。”叶子皓笑笑,忽然想起来,连忙道,“我也泡酒去。”

   回县城时,他们绕去了酒坊,买了两大坛子酒,一坛子可有五十斤,若不是有驴车,平时可没这机会。

   也因为多绕了路,爹回去时便有些晚,只能匆匆忙忙离开了。

   叶子皓把洗好的桂花滤干水,放进酒中,重新封好坛盖,放到书房角落里。

   之前和爹从驴车上抬下来,就直接抬到了书房。

   棚内吊带镂空饱满的清纯美女写真

   这么重的东西,他自己可不敢轻易挪动,怕磕着碰着。

   因为酒坛子大,还缺个酒舀,爹答应给他做一个的。

   今年过年,他不打算回去,就在这里和凰儿一起喝桂花酒,若是下雪,再围炉赏雪吧。

   想到那时又是他们的二人世界,他心里就喜滋滋的。

   想到二人世界,他心思翩跹,便有些心猿意马。

   “娘子,累了不今早起那么早,要不要补觉去”

   叶子皓兴冲冲地跑回后院,殷勤地问。

   “不要,等下绣花。”叶青凰还在腌着桂花酱。

   这么多筐桂花,就算送了人、泡了酒,腌了两大坛子,也还有很多。

   “堂哥,你再去买两只坛子”

   “叫夫君。”叶子皓希望落空,语气闷闷地提醒。

   “夫君,快去买坛子,我们忙完,夜里早些睡觉。”

   叶青凰一听,便知道男人不开心了,转过念头,便有些明白,连忙笑哄。

   “为夫现在就想睡觉。”不开心还是不开心

   “这”叶青凰看了看自己双手,再闻了闻上,无奈道,“这不是忙着呢吗”

   “郁香扑鼻,心也是甜的。”叶子皓却上前抱住了叶青凰,在她上嗅来嗅去。

   “古语有云花前月下,美景良辰。为夫现在就想花前,晚点再月下。”

   “”叶青凰听了不由惊吓。

   这货还真想趁家里只有他们俩时,与她屋外做那种事么

   “夫君,赶紧去买坛子,咱们晚上随便吃点,早早睡觉,睡前泡个桂花澡,香喷喷的,可好”

   叶青凰连忙哄着。

   “我饿了。”叶子皓抱得更紧,手也开始不老实。

   “还有三个包子,你”

   “我只想吃你,桂花味儿的娘子。”叶子皓伸手去扯叶青凰的腰带。

   “”叶青凰无语了,眼见腰带真的被扯下,衣襟就要散开,连忙捉住他的手。

   “那你赶紧去烧水,我们两晚没洗了,一起泡,嗯”

   “好,桂花澡。”叶子皓这才高兴起来,立刻松开手,跑去烧水。

   叶青凰松了一口气,连忙接着完成腌渍桂花酱。

   她也知道,今天是逃不开男人的索求了。

   这些天她赶着做衣裳,还要绣花,还要做糕点,睡觉时间变少了,他心疼她,就没折腾她。

   前天回叶家村,又赶工晚睡,因为今天起早要上山,于是昨夜又抓紧时间睡觉了。

   说起来,确实饿了他好几天了。

   叶青凰心里有些歉意,也便加快了速度。

   坛子不够,只能先腌这么多,剩下的,将空出来的箩筐里又放了一些。

   不压那么紧,多些空气少些温度,也能多放几天。

   叶青凰想了想,又洗了一木盆出来,拿盘箕晾到前院里屋檐下。

   晒成干桂花,做香囊也好、熏衣也好,都用得上。

   “凰儿,干桂花不能做桂花糕吗”叶子皓帮着搬盘箕,突然奇怪地问。

   “”叶青凰正扒开桂花的手,突然顿住,她突然露出尴尬的表,“好像或许可以吧”

   “那还做什么桂花酱,晒干收着就好了。”叶子皓好笑地看着叶青凰。

   虽然他们以前也会摘桂花晒干,熏衣,但凰儿从来没做过桂花糕啊。

   到是试过桂花茶,味道他不喜欢。

   “我、我忘记晒干桂花这事儿了,就想着做新鲜的了。”

   叶青凰弱弱地解释,差点低头对手指。

   最近一直用新鲜薄荷,成习惯了。

   总之,不同做法都要试一试,但是干桂花泡开碾汁,肯定值得一试。

   于是,新坛子不用买了,将盘箕晒满,剩下的桂花再继续分散在所有箩筐里,盖上筐盖。

   “娘子,水烧好了,咱们泡澡去。”叶子皓兴冲冲地提了两桶温水,往东屋走去。

   此时是下午,他们向来深居简出,除了隔壁郑家偶尔有人过来,是没有人会打扰的。

   叶子皓将水倒入浴桶,正要催叶青凰快点,突然,院门被拍响。

   “谁呀这是”叶子皓气得差点扔水桶。

   叶青凰跟在后面过来,见状哭笑不得,便道“我去开门看看。”

   “我去谁知道外面是好人坏人,你一个姑娘家,还是别去了。”

   叶子皓大声说着,借此发泄自己心里的郁闷之气。

   “谁呀”他心不满,声音也有些不善。

   “请问,有桂花卖吗”外面是个陌生的男生,到是有礼地询问。

   叶子皓便打开了院门,看着来人,似乎是谁家的伙计。

   “没有,我家的桂花刚买进,哪有卖出的理儿。”叶子皓沉着脸色,看着对方。

   “那卖一斤给我家泡酒,可好”伙计没想到主家脾气还大的,耐着子询问。

   “在下正要用桂花泡澡,水都倒下了,你来跟我买桂花泡酒你说我卖不卖”

   叶子皓生气地瞪起了眼,声音也冷了下来“县城这么大,还买不到一斤桂花了吗”

   “”伙计被训得愣住,待明白过来叶子皓为何生气,顿时表有些尴尬,连忙抱拳致歉。

   “抱歉,打扰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