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爷子也曾开过铺子,是个有见识的人,他看室内陈设就知道,叶大人果然就如儿子曾言,是个务实之人,而且善待妻儿,很顾家。

这样的人会很自然地就让人好感、亲近起来。

寒暄了几句,屋里气氛果然热络了些。

许德山在苏洋他们进来时,便停止了禀事。

反正也没什么重要事情,也就是赶在大雪前再买一批猪肉回来,趁着天寒熏成腊肉过冬,就像去年那样放在八珍阁卖,剩下的还能供应府中过年。

许德山走后,叶青凰也开口询问了苏家人住得可惯,有什么需要改善的事情,直接让大管事安排。

只不过毕竟客人在场,他们也没有继续吃饭,只是坐在炕头和苏家人说话。

苏洋有眼力劲,让家人和主家认识了后,便要告辞。

“大管事带家里人四处转转认认路吧,梅园是读书子弟住着,尚等他们下了学可以去走走,聊聊功课也方便。”

叶子皓便道。

“是,多谢叶大人,小子也准备入塾接着读书,若能结识几个新同窗自是最好。”

苏尚一听连忙深施一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到是个性情坦荡率直之人,言谈举止既不拘谨、也不轻浮、不怯场。

大一新生美女大眼睛水灵清纯唯美图

叶子皓含笑点头:“他们有些闹,你习惯就好。”

苏尚闻言微愣,一旁苏洋便笑道:“几位少爷开朗、纯良,平日读书也勤奋、自律,又待人以诚,若能结交,是我儿之幸。”

“你客气了。”叶子皓微笑着谦虚了一翻。

苏洋正要再道告辞,身后文氏却扯了扯他的衣袖,苏洋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无奈地一笑,这才回过头来看向叶青凰。

“有件事情还请夫人示下。”苏洋道,“拙荆在华阳县时也是个绣娘,如今随属下南迁,日子安稳却仍想继续绣花。”

“只是属下并不管铺中绣屏事宜,不知这绣品以何种条件收货,若是拙荆能绣,也想接些单子。”

没想到文氏是个绣娘,叶青凰便看了她一眼。

文氏连忙露出稍微有些腼腆的笑容,微微一福,却没有说话。

主家夫人虽和气,但毕竟是主家夫人,她也不敢张口说话怕说得不好惹人不喜。

“不知苏夫人擅长绣什么?花鸟虫物?人还是景?绣面大小,能用多少绣线?”叶青凰立刻打量了文氏一眼,好奇地问。

“小妇人绣得多的是花,能绣桌屏、座屏、炕屏,还有女子衣裙、男子外袍上的花式。”

“最多能用到一百二十来种线,次数不多,平日也就是六、七十种线的绣品最多。”文氏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认真回答了。

叶青凰听了不由微微一笑,便道:“好,不过我手头没有花样子,都在我家舅母那边收着呢。”

她说着又看了苏洋一眼:“大管事就去趟竹风小筑吧,让尊夫人与我家舅母她们谈谈,看看绣品最好,我们确实是需要攒些货的。”

苏洋见叶青凰这边认可了,连忙抱拳道了声谢,就领着家人出去了。

他们今天来只有两件事情,一个是拜见,双方认识一下;一个就是为文氏争取绣花一事。

以后他便出门在外,家里人也有自己的事儿可做,娘可以做衣裳、做家务,文氏可以绣花,芸儿也能跟着继续学绣花。

而他今天还要安置一些事情,明天一早就要带着儿子去私塾,儿子这一趟已缺了许多功课,不能再耽搁了。

他知道少爷们都在城西的私塾,束修是他担得起的,自然也想将儿子送过去。

苏家人走后,叶青凰和叶子皓这才继续吃早饭,好在炕上暖和,早饭到是没有太凉。

他们也没撤下换一桌新的来,反正小吉祥已经自己啃过两个小肉包、两个豆沙小馒头,还被喂掉了半碗鸡蛋羹。

小吉祥饱了,他们大人怎么都能对付一餐。

吃了早饭之后喝了几口热茶,这才下炕出门,去外面逛逛,再回来把小吉祥送到西厢暖阁去。

今天早上拓儿没有早早过来,叶子皓也让庄明宇过去看看,顺便把人接过来。

等他们去花园里小转了一圈儿回来,东、西屋里都已收拾干净。

“小吉祥!”他们正走到西厢门口时,院门口就传来拓儿开心的喊声,大家扭头看过去,顿时笑出了声。

拓儿竟然背了一只包袱在身上,一手拎着一只布偶小兔、一手搂着一只木制不倒翁。

小朋友也四岁多了,等过了年就要启蒙正式读书去,小书箱都背过了,但怎么也比不上此时一副兴冲冲地搬家模样来得逗趣。

“拓哥哥!”小吉祥到是不懂这种区别,只知道拓儿哥哥来了,立刻从廊下朝院门口跑过去。

拓儿知道今天开始一直到过年,他都要在这里和小姑住着,每天就近和小吉祥玩耍,还和大堂叔读书,已经欢喜一早上了,这时候也雀跃地往这边跑了过来。

庄明宇看着活泼的孩子也不觉好笑,他的儿子也大半岁了,再过两年也就是这副生动的模样吧?

他没有再跟过来,只朝叶子皓和叶青凰一抱拳,也未禀报什么,就退回角院里去了。

“吃饭!”小吉祥帮拓儿接过了那只不倒翁,还关心地道,也不知是问有没有吃饭,还是要哥哥吃饭。

“吃过啦,我吃了馄饨。”拓儿笑着解释。

“怎么今天你爹没送你过来?”叶子皓见叶青凰回屋忙去,便上前摘了拓儿的包袱,笑着问他。

“今天好多人来订饺子,还问馄饨能不能卖,生意太好,爹也帮着和面去了,没空送我。”

“本来小舅和宇哥哥可以送我,但是娘想让我晚点过来,让我在铺子里吃馄饨,就让他们先走了。”

拓儿到是把事情解释得清楚,叶子皓这才明白过来,暗想这饺子和馄饨的生意怎么突然好成这样儿了?

是没人暗中使绊子了才让本来的客源都过来了,还是尝到了打包生饺子、生馄饨回家自己煮着吃更方便的甜头?

一般街头不论是铺面还是小摊上,饺子、馄饨、面,都是现煮现吃,也不方便带走,走远了容易糊。

Tags :